不忘前师 再继合作

中国前商务部长、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会长陈德铭献词

返回首页


光阴荏苒,转眼三十年过去了。值此庆祝中国新加坡建交三十周年之际,那些当年为两国建交及合作作出杰出贡献的人们,有的已是耄耋之年,有的已长眠于九泉之下,我们决不能忘记他们。

1992年初,在中国大地探索新的发展道路之际,邓小平先生南巡时讲到:“我们必须大胆地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新加坡的社会秩序算是好的,他们管得严,我们应当借鉴他们的经验,……。”受其影响和感召,中新两国人际交往和经济互动也揭开了序幕。同年9月,新加坡李光耀内阁资政和王鼎昌副总理访华,与江泽民主席和李鹏总理就中新经济合作举行了会谈,还顺访了江苏省的苏州、无锡两市。返程中,王鼎昌副总理在香港向记者表达了在中国建一个“模范城”的想法。

1993年4月,新加坡吴作栋总理访问北京,向李鹏总理递交了在中国建立工业园区的建议书。次月李光耀内阁资政和王鼎昌副总理再次访华,与中国领导人深入商谈苏州工业园区项目,得到了赞同和支持。就这样,首个由两国政府共同推进的开发区项目在苏州瓜熟蒂落。多年后,回眸苏州工业园区的成长,我们不禁由衷敬佩两国领导人当年的高瞻远瞩,更深深地感到此举对中国后续改革开放的重要意义。

1994年苏州工业园区项目经中国国务院批准,在两国总理见证下由李岚清副总理和李光耀内阁资政正式签署。同年5月,打下了开工建设的第一锤!从此,园区昔日的农田里留下了新加坡部、局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的身影足迹,洒下了中新两国人民团结合作的辛勤汗水!

今天的苏州工业园区已实现累计进出口额超过11000亿美元,税收8000多亿人民币;96个国家和地区的4500多个外资企业在园区落户,其中84家世界500强企业项目131个;300多家中国企业到53个国家和地区投资建设了12个海外产业园;一直以来,园区践行着从加工、代工逐渐走向全球价值链高端的探索,形成了信息产业、高端制造、生物医药和纳米技术等4个超千亿级的产业集群;拥有科创企业8000多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超2000家,上市公司41家;万人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167件;更可喜的是,已有国内外31所著名高校在此办学,全区就业人口中近50%是大学生;企业研发经费占到GDP的4.2%,万元GDP综合能耗仅为0.236吨标煤。在中国商务部219家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综合考评中,苏州工业园区实现四连冠,国家级开发区培训机构也因此设在园区。经历了2019年中美经贸摩擦的考验,园区地方生产总值仍超2700亿元人民币,人均GDP达4.8万美元。今年以来COVID-19肆虐全球,1-7月园区生产总值和进出口额仍保持可喜的增长;实际利用外资增长超过200%,说明国际资本持续看好苏州工业园区。

抚今追昔,友好合作是苏州工业园区成功的关键。一是有健全的协调机制。两国副总理间建立中新联合协调理事会,二十多年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苏州市市长和新加坡裕廊管理局主席(后为贸工部常秘)组成双边工作委员会,协调合作中的具体事务;苏州工业园区借鉴新加坡经验办公室和新加坡贸工部软件办构建联络机构。二是始终把新加坡的成功经验与中国的国情相结合,围绕苏州发展实际开展学习与借鉴。三是中国政府赋予园区良好的营商政策,包括养老、医疗、失业等三大保险的全覆盖。此外,园区组织200多批次3800多人次赴新培训,了解国际贸易和投资多边规则,掌握城市设计理念,建立了110多项规章制度,这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非常具有针对性和前瞻性。如果从一个更大的历史视角来看,上世纪90年代是全球化经济高速增长的最好时期之一,信息技术开始崭露头角,西方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冷战结束后世界回归统一市场,生产要素在全球流通,跨国公司在全球布局,中国赶上了这个机遇,中新合作抓住了这个契机!

继苏州工业园区合作之后,两国政府又在中新天津生态城和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上开展双边合作。2018年李克强总理与李显龙总理互访期间,两国将中新广州知识城上升为国家级双边合作项目。2019年10月韩正副总理与王瑞杰副总理共同宣布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议定书生效,并拟于今年内启动后继投资自由化谈判。两国的合作之路越走越宽。“一带一路”建设方面,近年来两国在互联互通、金融支持、第三方合作等方面重点开展合作;2018年中国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新加坡贸工部陈振声部长亲自率团参展,109家企业参展,展位面积近3500平方米。第二届有着同样优秀的表现,我们也期待第三届更加精彩;在公共卫生领域,尤其是今年两国在共同抗击COVID-19中守望相助,更是有许多可歌的故事。

往事并不如烟!当今百年不遇之世界巨变更加严峻地考验着我们亚洲,考验着中国与东盟,考验着中新两国如何坚守多边主义和开放合作。愿中新两国人民共命运,再合作三十年,我深深地坚信和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