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金融合作

新加坡金管局局长孟文能(Ravi Menon) 2020年陆家嘴论坛演讲摘要

返回首页


2020年是新加坡与中国建立双边关系30周年。而金融合作一直是新中关系的亮点。

2019冠病疫情不仅带来经济危机,也使得全球经济日益分化,但亚洲国家完全有能力可以引领全球的经济复苏,建立起全新的合作与一体化渠道。

在亚洲的金融合作和创新方面,新加坡和中国可携手开辟新路,而双方已在三大方面取得良好进展。

第一,壮大离岸人民币(RMB)市场。自2013年,中国工商银行被指定为新加坡的人民币清算行后,人民币在本区域的使用更为广泛。如今,新加坡已成为大中华区以外最大的人民币存款和人民币贸易融资离岸中心,也是第二大人民币外汇交易中心。

其次,加强双方资本市场之间的联系。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与中国人民银行(PBC)正探索让新加坡的指定银行,为中国债券市场的全球投资者提供托管和交易服务。

第三,为双方金融机构提供更多在彼方市场进行发展的机会。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是新加坡9家合格全牌照银行中的特许银行之一;5家中资银行获得批发银行牌照。三家总部设在新加坡的本地银行均在中国注册成立。

新沪联系

与此同时,新加坡银行正不断深化与上海的合作伙伴关系——星展银行与上海浦发银行已进行了贷款银团和联合债券承销方面的深度合作;华侨银行与上海银行在数位银行和供应链融资方面有很多合作;大华银行与申能集团合资成立消费金融公司。

我们的交易所也开启密切合作的新格局。设于新加坡的大宗商品衍生品交易所——亚太交易所(APEX),与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携手合作,吸引更多国际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的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场。

双方监管机构的合作也日益加强。自2017年以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与上海市金融监管局联合组织了两市金融机构的培训和交流活动。

新加坡金管局和上海市金融监管局自2015年起,还举办了四届“新加坡-上海金融论坛”(SSFF)。

今年也将启动新加坡-上海全面合作理事会的金融工作小组,以促进两市的金融机构参与各自的金融领域,如跨境人民币业务和产品创新等。

利用金融促进绿色经济发展

我们已看到中国和新加坡的银行合力为绿色及可持续发展项目提供资金。

去年4月,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与星展银行及其他全球银行合作,共同发行了一带一路绿色债券,首笔规模达到22亿美元;最近则通过与星展银行和华侨银行合作,在新加坡发行了首笔绿色贷款。

去年9月,中国农业银行新加坡分行与大华银行及法国巴黎银行进行合作,在新加坡发行了2亿美元的绿色贷款。

我们的金融中心在绿色金融方面有深化合作的空间。首先,双方可以共同打造为中国和新加坡中小企业量身定制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相关贷款框架。这种框架将有助于促进绿色贷款的跨境银团发展,并降低中小企业的借贷成本。

第二,我们可以共同应用创新的金融技术方案,推动绿色金融。中国的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成立的可持续数位金融联盟(SDFA)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联盟通过数位技术的应用来推动绿色金融,比如绿色债券数位化。

加强泸新双方的合作伙伴关系,将为我们的经济带来更广泛的利益,同时也可与香港、东京和悉尼等其他金融中心携手合作,打造一个更有活力的亚洲金融生态系统。

"通过金融互联互通改造中国西部"

在2019年11月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CCI,简称中新互联互通项目)金融峰会上,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长孟文能先生发表主题演讲中重申,金融服务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下的四大重点领域之一,其目标是通过加强互联互通和金融服务创新,带动中国西部地区的经济转型。

他指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下的金融支柱为重庆及中国西部其他地区的企业提供更多融资选择,提升企业的国际形象,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因此,重庆及广大西部地区的企业通过利用新加坡贷款和资本市场,满足人民币和美元的融资需求,实现了融资渠道的多样化。

到目前为止的进程令人鼓舞:

  • 从2015年到2019年中,跨境融资交易超过100起,共募集资金近110亿美元。
  • 融资中,近40亿美元是为中国西部其他省份的企业筹集的。
  • 首个在新加坡上市的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结构,其基础资产来自西部地区,已于去年筹集3.22亿美元。
  • 重庆企业一般能通过新加坡获得更廉价的跨境融资,降低成本。

孟文能形容,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8年访问新加坡时宣布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ILSTC),是中国西部地区与东盟贸易的 "游戏规则改变者",陆海贸易新通道将大幅缩短中国西部地区与东盟之间的货物运输时间。

孟文能还提出两点重要建议,通过金融支柱增加陆海贸易新通道带来的效益。

  • 重新启动CCI下的配额,并将其范围扩大到ILSTC的绿色融资以及东盟的一带一路项目。
  • 将陆海贸易新通道(ILSTC)的数字化扩大到其他增值服务,包括贸易、物流和供应链融资。

他解释说,新加坡和中国过去在CCI下曾设有专门的外债配额,以加快跨境融资的审批速度,让企业和金融机构及时利用有利的离岸融资条件来融资,但目前这个外债配额已经用尽,是时候重新启动。

至于ILSTC的数字化,新加坡和中国海关当局已就某些贸易文件(如电子原产地证书)的电子交换达致正式框架。两国也同意连接个别国家的单一窗口系统,促进贸易。今后,数字化的应用范围将不断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