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验成为进军东南亚的明灯

访精工集团执行董事兼联合创始人陈展文博士

返回首页


苏秉苓翻译

在神州大地十多年的打拼经验,不仅成了陈展文博士进军东南亚的最佳装备,也让他探索到许多新商机。

当他看到中国一些银行为争取偏远地区的客户,而推出创新技术如自助终端机提供银行服务,陈博士有了灵感,决定开发自己的新技术,将虚拟银行柜台服务推展到柬埔寨和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拓展业务。

陈博士是精工集团(ADERA Global)执行董事兼联合创始人,他说:“中国在技术、数码识别和数码支付等领域,比东南亚一些国家领先5到10年。新科技使银行不需要投资太多在固定资产上就可以很快地拓展业务。我们把中国所学和观察所得,应用到东南亚的业务拓展计划上,为偏远地区的客户群提供有效的金融服务。”

这些自助终端机让客户获得实体银行分行柜台的所有银行服务,却不需要银行职员在场, 俨然就是个“虚拟银行”。在那些幅员辽阔的国家,这样的设备可以帮助银行业者迅速“开疆辟土”,而不需要大量增聘人手。

精工集团总部设在新加坡。创业初期,在中国生产智能卡,12年前业务达到高峰,每年生产约3亿张智能卡,堪称先锋业者。

凭着雄厚实力,公司于2012年决定将业务多元化,涉猎其它商业领域,包括专业数据安全处理知识,通过生物识别技术来开发数码识别、数码支付(如电子钱包)和其它形式的智能技术。

陈博士说:“我们当时那么做,其实正在颠覆自己的业务,因为推广电子支付,就等于杀死自己智能卡业务。但我们必须这么做,就算困难重重,总比等到市场骤变才发现被淘汰来得好。”

有趣的是,公司业务转型竟是因智能卡需求量激增引起的。2011年,一系列涉及银行卡磁条的欺诈事件,导致许多银行以较安全的芯片银行卡来取代旧卡,让公司的订单急速倍增,积压的订单可长达三、四个月。

陈博士回忆说:“我当时唯一的任务,就是礼貌地回拒订单。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要不就大幅度提高产能,要不就准备失去这些客户。这种担忧正好推动我们迈向多元化。”

事实证明,舍弃智能卡业务是明智之举,因为现在即使手机也无需使用传统的SIM卡。公司目前业务还包括为政府机构、银行、保险公司、电信公司等提供数码识别、数码支付和数码自动化的智能技术解决方案。

陈博士说:“ADERA 企业DNA的两大重要特质是适应性和韧性,它让我们持续多年保持强劲增长,即使处在中国这样残酷的市场或面对市场骤变,也能挺进发展。”

对于有意进入中国市场的企业,陈博士建议企业寻找一位兼通当地文化和自己文化的导师,带领自己游刃于错综复杂的中国市场。同时通过参与一些如通商中国和企业发展局等组织所举办的活动平台,建立联系网。

谈到新加坡人在中国经商的情况,他说:“新加坡人常犯的错误是把自己的做法和文化加诸于对方身上。在中国经商,必须保持谦卑,尊重当地文化。谦卑永远不会得罪他人,而且也能让对方感受自己想完成任务的诚意,对方较愿意采纳不同做法。”

另一个要点是豪爽,“在中国许多地区,宾主永远确保餐桌上摆满食物。把这种宾至如归、注重细节和豪爽的做法用在餐桌以外,是放诸四海皆受欢迎的生意之道。”

陈博士补充,公司重视创意文化,鼓励员工提出任何构思,即使可能威胁现有核心业务,都不会被搁置一旁。

“这种文化是一种信任,允许员工犯错,从中学习,而不是给以惩罚。解雇因尝试而犯错的员工,我们的公司不仅得为他的错误付出代价,还把这名汲取错误经验的员工让给聘用他的其他公司,让他们享受好处,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公司也积极培育新中双文化精英。原本与通商中国携手推出前往中国的实习计划,因为冠病疫情而暂时中断。疫情过后,这个计划将继续展开让在籍大学生累积在华工作经验, 开拓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