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多元角色的周兆呈博士

返回首页



问: 请简单介绍你90年代来到新加坡到今天所从事的工作和学习的经历

答: 我是1998年来新加坡,那时新中建交也就8年时间。一晃已经22年了,先是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硕士学位。1999年加入联合早报,先后担任高级新闻编辑、编辑副主任、联合早报网主编兼联合早报《新汇点》主编,之后开始参与商业运营,担任新加坡报业控股新兴市场副总裁,负责开拓联合早报及报业控股在互联网、电商等领域的新兴市场业务。2007年在南洋理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研究新加坡政治史。2010年起兼任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副教授,为中国来新培训的“市长班”硕士课程授课。2018年初,我离开媒体加入了餐饮业,目前担任海底捞国际控股执行董事、首席战略官,分管集团法务、品牌以及风控事务等。

问: 刚来新加坡的时候, 最令你觉得特别与中国不同的是什么?

答: 从华人的角度看,初次接触时会感觉新加坡与中国似乎差异不大,但其实一些细节深刻反映出表象背后复杂的社会因素,这些决定了两个国家根本上的不同。用新加坡华语简单举个例子,菜场在新加坡叫巴刹,都是华文,透过现象看本质,新加坡的叫法反映的是其文化、种族的多元背景。再比如,官场和职场上,除非特别的职务,英语打招呼一般都是直接叫名字,华语的习惯也是如此,看不出职级的差别。这个习惯和背后的文化也是很不一样的。

问: 从媒体跨越到餐饮界,你怎么做到的?新加坡提供了怎样特殊的商机和环境?

答: 从媒体到餐饮,在服务这个核心上有共通性,都面对围绕用户或顾客的需求来搭建信息或美食的媒介。像海底捞这样规模的餐饮企业,数以亿计人次的接待规模,其实也具有流量和媒体价值。两个行业是通的。新加坡是海底捞在中国以外开设的第一个海外市场,在这里既感受到新加坡社会对火锅餐饮的熟稔与接受度,市场和运营上又非常具有国际化、顾客多元而丰富,这恰恰体现了新加坡商业环境的特色。

问: 你现在除了在企业界,也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担任常务董事、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担任理事,还是新加坡江苏会的会长,你怎么看新加坡与中国的民间往来?

答: 新加坡与中国的民间往来有着非常特殊的空间,一是彼此的媒体通过网络,基本上传播没有障碍,便于公众的深度认知与了解;二是宗亲传统渊源深厚,商团社团各种互动交流具有历史基础;三是新加坡与中国重要省份建立合作机制,企业间的商业合作与政府政策互相促进;四是新移民社团联接两地,扮演一定的桥梁角色。这四个方面综合起来,就使得新加坡与中国的民间往来具有特殊性。以新加坡江苏会来说,我们就与通商中国多次联办活动,包括在中国举行的人工智能高峰论坛,或是在疫情期间共同为中国抗疫工作捐款。总商会、宗乡总会更是中国商团或宗亲团体在新加坡的“对口机构”,为两地民间的往来贡献良多。